屈建民:成为传奇的人生选择

2024-04-02 11:54   来源: 互联网    阅读次数:2847

2024年1月,屈建民来到武汉,约一个当地的老友见面。老友见面问他此行目的为何,屈建民回答说出差。出差,老友很诧异,你不是几年前辞职看世界去了吗,又回来工作了?屈建民反问,这对我来说不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吗?

好像的确如此,因为屈建民从参加工作以来,就一直在各种折腾,转变对于他来说实在是家常便饭。

01 转变——从学生党到留学备考生

屈建民,陕西人,出生于普通工人家庭,受工程师父亲的影响,从小的梦想就是当一名工程师。1995年大学毕业后,他的梦想实现了。由于学业优异,他在北京的一家设计院里当了一名建筑工程师。还顺便在单位里找了个志趣相投的同事当女朋友,可谓年轻有为,事业爱情双丰收。

那时候的中国刚改革开放没几年,大家的日子都不富裕,作为毕业不久的学生党,拿着两三百块钱的工资,没什么大额消费,日子过得也挺快活。

屈建民的女朋友有个妹妹,北大物理系毕业后去美国名校读博,时常打电话给姐姐,每次都聊好久,给他们讲了很多国外见闻,给他们带来了一点小小的美利坚震撼。出国留学在当时是一股势不可挡的社会潮流,特别是在北京这样的大城市,已经蔚然成风,有本事的或者有钱的,都在想方设法留学。“拿美国人的钱,学美国的知识,涨自己的能力”是那个时候留学生最流行的说法。学成之后,能留在外国最好,即使回国也是见过世面的“海龟”,待遇自然比“土鳖”强。屈建民身边的年轻人已经有好几个留学去了,他早就心动了,此时女朋友也下达了最高指示:“咱们也要出国留学。”

于是,屈建民白天上班,晚上学习,开始备战出国留学考试,从学生党变成了留学备考生。

02 转变——从学员到老师

那时候北京名气最大的出国留学培训机构是新东方,屈建民自然而然地报了培训班,成了新东方的学员。

他学习很认真,效果也相当炸裂。GRE考试满分2400分,他考了2370分,接近满分。托福考试满分667分,他考了610分。按理说,以他这样的考试成绩,啥样的美国高校都能顺利申请,哪国的老师不喜欢好苗子啊。

可是,按照人生曲折的法则来讲,事情就不出意外地出意外了。

屈建民申请了好几所美国高校,很快就有了回音,学校都给了录取通知书,但是只有一所很普通的大学给了半额奖学金,无法覆盖留学费用。不是他的成绩不够好,而是他申请的专业已过气,他申请的都是跟土木工程相关的专业,那时候美国正处于从实体制造业转型虚拟金融业的特殊时期,土木工程专业在美国完全没热度,没热度就没资金投入,也就给不出高额奖学金。

没有全额奖学金就意味着,要想出国留学就得自掏学费。美国的大学学费可不比中国,中国的大学学费很低甚至免费,美国的大学学费非常非常高,对于月薪只有几百块钱的屈建民来说,学费就是一个天文数字。

没钱咋办,只有一条路,出去赚钱。正经工作还不能辞,只能利用业余时间去做兼职赚钱。

做点啥好呢?屈建民犯难了,找几个朋友商量。其中一个朋友说,这还用想吗,去新东方当老师啊,我都跟你说过多少次了。

那个朋友曾经和屈建民一起报名新东方托福培训班,他的托福语法是弱项,屈建民就抽时间给他补课。他听完后表示,你讲的比新东方老师讲得还精彩,这授课水平完全可以去当老师啊。每补课一次,他就提这么一嘴,属于强力安利了。

对呀,这是个路子。屈建民一拍大腿,新东方都是晚上和周末上课,跟自己的本职工作完美错开,简直就是专门为自己准备的兼职工作,就这么干吧。

说干就干,屈建民马上行动起来。凭借出色的英语功底和考试成绩,2000年初春,他应聘成功,成了新东方的一名兼职老师,主讲出国留学考试,完成了从学员到老师的转变。

03 转变——从工程师到教书匠

到新东方当兼职老师之后,世界在屈建民面前打开了一扇新大门。

在设计院辛辛苦苦工作一个月,而且要兢兢业业来不得半点马虎,月薪是两百多块,而在新东方当兼职老师,轻轻松松讲一次课,两个半小时,课酬是十倍的月薪。不同的行业,差距咋这么大呢。虽然内心震撼,但表面上还是要不动声色。白天到设计院上班,晚上和周末去新东方教课,生活忙碌而充实,收入蹭蹭上涨。

就这么过了两年,屈建民靠兼职赚来的外快,在北京买了房子,也和女朋友结婚了,安家京城。

2003年,新东方由于业务发展需要,开始在其他城市设立新学校,需要很多管理人才。新东方的套路是“教而优则仕”,优先提拔那些口碑响亮的名师,引导他们向管理岗转型,屈建民就是其中之一。当人事部门来问他的想法时,他犹豫了。

如果屈建民想去新学校做管理岗位,就意味着他必须全职,不能像现在这样下课就走人。辞职,对于屈建民来说,需要一些勇气。

当时改革开放还没多少年,人们的观念远没有今天开放。设计院虽然工资不高,但那是国家单位,是体制内的“铁饭碗”,新东方虽然工资高,但毕竟只是一家私营单位,说不定哪天就干不下去了,完全没有可比性。

可是屈建民自己的感觉却是,这几年设计院的工作越来越不饱和,经常一年也难得接到一两个工作任务,身边的同事也纷纷离开,新东方的学员却越来越多,明显是一个向下一个向上,自己是不是要抓住这个机会呢。

屈建民想辞职,跟家里人商量,结果遭到一致反对。家人们纷纷表示,别瞎折腾,当个兼职老师赚点外快就行了,不许从设计院辞职,别拿未来开玩笑。

家人不支持怎么办,只能劝,反复地劝,苦口婆心地劝,摆事实讲道理,做了很长的思想工作,屈建民才在家人“你就折腾去吧”的担忧中,最终从设计院辞职,全职加入新东方,完成了从工程师到教书匠的重大转变。

04 转变——从员工到高管

2003年,屈建民从北京来到武汉,参与新学校的筹建工作。

之前在北京的时候,他只是一名兼职教师,把课讲好就行了,现在到了武汉,他被任命为国内考试部主管,除了要继续当老师讲好课之外,还要带团队,让部门的其他老师也讲好课。

得益于在设计院的工作经历,也得益于工程师一丝不苟的职业要求,屈建民在组建团队方面做得相当出色,很快就把部门其他老师都培养成精兵强将,个个都能独当一面,成为当地名师,部门也在他的带领下成为盈利最多的部门。他不但业绩突出,也重视自我进步,抽空攻读了武汉大学硕士学位。

新东方总部看屈建民表现不错,本着“好用就往死里用”的原则,在2006年继续扩张业务的时候,任命他为校长,去合肥组建新东方。一般来说,新东方到一个新城市组建一所新学校,起码要一年左右的筹备时间,可屈建民只花了4个月,就开门招生了,这是新东方历史上开门最快的新学校。

2008年,鉴于在合肥的出色表现,屈建民被调回北京总部,参与集团管理。短短几年时间,他就完成了从员工到高管的转变。

2010年,屈建民被外派到哈尔滨新东方担任校长,同时也兼任集团管理工作。他到任的时候,学校的营收只有2000多万,他离任的时候,学校的营收已经过亿,一年培训的学员有四五万人次。

05 转变——从打工到创业

2015年,屈建民做出了一个重大决定,离开新东方。

很多人不理解屈建民的举动,在新东方干得好好的,怎么突然就离开了,难道有什么职场黑幕?

屈建民回应说,没什么黑幕,自己在新东方工作15年,新东方待我不薄,我也对新东方充满感情。只是在面对着汹涌而来的互联网趋势时,内心有个声音在呼唤,行动起来,拥抱未来。

在教育行业做了这么久,换行业不现实,那就换赛道吧,网络时代不是来临了吗,在线教育的新时代也必然来临。当时做在线教育的公司很多,屈建民很快就选择加入高途,和昔日的领导陈向东一起奋斗,成为高途的联合创始人之一。

之前在新东方工作,几万人的大公司,他是高管,但说到底也只是打工。现在到高途工作,几十人的小团队,他是联合创始人,怎么说也是创业了。就这样,他完成了从打工到创业的转变。

走出舒适区,进入新领域,也就是说,好日子结束了,一切从头再来。

06 转变——从死扛到高光

加入高途的头两年,屈建民的工作经历可以用两个字来形容:死扛。

在线教育在当时是一个全新赛道,没有成功经验可以借鉴,大家都是摸索阶段,找不到盈利模式,于是各种尝试。平台模式、B2B模式、B2C模式、O2O模式,但凡有点成功的可能性,一个都不放过。

折腾了两年,结果是什么模式都跑不通,始终无法盈利,在线教育公司一个个都扛不住了,开始纷纷倒闭。高途眼看着也撑不下去了。有一个词专门用来形容这种情况,至暗时刻。在这种时刻,活下去的诀窍很简单,咬牙死扛。

扛了两年多后,转机出现了。此后几年的工作经历,也可以用两个字来形容:高光。

高途在无意中孵化的“双师模式”获得市场认可,招生人数开始暴增,2017年,公司扭亏为盈。随后,一路高歌猛进。

2019年6月6日,高途在美国纽交所挂牌上市,成为中国在线教育第一股。

这是高途的高光时刻,作为公司的联合创始人之一,也是屈建民的高光时刻。至少,从物质方面来衡量,许多人梦寐以求的财富自由,他已经实现了。

07 转变——从离去到归来

2020年底,公司上市后业务高速发展,一片欣欣向荣,此时屈建民却再次做了一个让人匪夷所思的重要决定:告别工作,回归家庭。

他觉得自己亏欠家人太多,因为工作繁忙他长期不着家,错过了太多陪孩子成长的时间,错过了太多陪父母老去的时间,现在是时候补偿了。

现在有时间了,他带着孩子们出门旅游,看看他们曾经出生的城市,逛逛他们一直想去的旅游景点。他在家陪伴老母亲,仔细品尝妈妈做的菜。

在陪伴家人的间隙,他也有时间对教育进行一些深度思考,想一想教育行业的未来在哪里,自己的未来又在哪里。他专门抽时间去国外走了走看了看,仔细考察了多国的教育行业。

2021年7月,中国突然颁布了“双减”政策,让整个教育行业剧烈震荡,哀鸿遍野。

有人夸屈建民有先见之明,在行业大地震到来之前安全脱身,实在是高。他微微一笑说,如果事先知道有这个关卡在,我一定不会离开,因为危难时刻选择逃离不是我的性格。对方揶揄道,现在也不晚,你可以回来啊。

回来就回来。2023年,在所有人都唱衰教育行业的时候,屈建民回来了,重返高途,再次回到了自己安身立命的教育行业。这才有了开头的那一幕,他以高途集团高管的身份到武汉出差,处理相关事宜。

说到回归的原因,屈建民的解释简短而坚定。第一,教育是刚需,永远都不会过时。第二,教育行业的发展还远远没有达到人们的要求,大有可为。第三,国家规范教育市场是好事,反而是重视教育的信号,谁能抓住机会,谁能挺过去谁就是未来的大赢家。最最重要的是,他内心深处一直埋藏这对教育行业的深沉热爱,这份热爱不会减退,反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愈发炽烈。

好吧,你的选择好像一直是对的。老友说,希望这次也能如你所愿。成为传奇。


责任编辑:郭林林
分享到:
0
【慎重声明】凡本站未注明来源为"中国城市网"的所有作品,均转载、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,转载、编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30日内进行!

未经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和镜像,如有发现追究法律责任 粤ICP备2020138440号